進入金合發了解更多優惠👉🏽

成人小說-寂寞夜,無從抗拒

第一章 寂寞夜

成人小說發現那晚,由梨子睡不著覺,在床上翻來覆去,伸手摸雙人床的另一邊,只有空空的凹痕而已,感覺不出丈夫的溫暖。看了枕邊的時鐘,過了下午十一時,經洛杉磯到巴西首都的丈夫大概還在機中,要建巨大的水壩,特別組成預備調查指導者的丈夫,要深入險地的丈夫他辛勞是可想而知。

成人小說認為四十二歲,人生最活耀的時期,在一流建設公司擔任幹部的信一郎來說,這次的預備調查對他是一大挑戰。信一郎踴躍出發,但是,留下由梨子每天過著苦惱的日子。

說出來很害躁的事,她第一次結婚時,對性行為感到痛苦,丈夫單調又亂來的舉動,影害了她也說不定。曾經是同窗的學友們,他們都高興談性的話,把歡樂露骨表現著談論時,由梨子都知道那是他人的事。

丈夫突然不明的去世時,由梨子說真的放心。活用著語言學登記人材公司而認識了早見信一郎,戀愛的結果是再婚。這件婚事家人不贊成,連朋友也反對,四十二歲的信一郎與二十七歲的由梨子,年齡差短太大,而且男方還有一小孩。

「由梨子,你還年輕,想生幾多個都可以,為什麼要和一個有孩子的人結婚呢……」

母親哭著勸由梨子,但是由梨子與信一郎結婚,是緣份或命運嗎?她與信一郎初見面時,確信個性相合的感情而產生的。由梨子與他雖然年齡相差很大,信一郎很疼她,而夜裡,夫婦生活,驚人熱情對待由梨子,大概是信一郎想根除由梨子前夫的陰形而努力也說不定。

經過二個月後,由梨子嚐到性的歡樂。不知是何時,信一郎暗地裡把兩人做愛時所說的話錄了下來,然後找機會放給她聽,由梨子起初以為是他人情事的再現。

「啊……老公,插進去,已受不了了!我求求你插進去!……」

知道那是自己的聲音,那時既驚訝,又不好意思。但是,雖然這樣,由梨子的股間已溢滿了淫液,身體因等待粗大的肉棒插入而顫抖,很明顯地能看出由梨子大大的飛躍了。

「啊!」由梨子回想昨晚的事而嘆息,無法控制本身的騷動,淫水一直的湧出來。半年來如果都是這樣的話,一定會發瘋。

用手打開床燈,因為是初秋,房間涼涼的,對熱辣辣的她會感到較舒服,於是由梨子便把棉被踢開。

由梨子像青春年少的高中生般十分亢奮,解開睡衣的鈕扣,身上的香水味飄逸著,把心情向往奇怪的方向。想起丈夫出國前,拿兩隻手指夾著凸起的乳頭,不由得也把自己的手指模仿丈夫的愛撫。睜開眼,幻想著丈夫的手,現在她很想把挺直的肉棒含在嘴裡舔,吸吮撫摸。

「老公……我……我想做愛……」V字型的手指移到下腹部,三角褲已經濕了,從薄薄的布料上面撫摸著恥毛。

「形狀很好看,生得沒那麼密,像是高中生。」

由梨子經常對丈夫說:「啊啦!老公,那麼年輕的女孩你也嘗試過了?」

「不是,只是想像啦!」

成人小說認為由梨子自己也覺得恥毛少了些,但丈夫反而誇她,感到非常的高興。這是老公的手啦……由梨子從三角褲上用手指往後磨擦,只有這麼做就一陣的麻痺。

「好舒服!老公……」

丈夫硬直的肉棒接近來,從心底就欲望著,在內洞口磨擦花唇、肉芽,然後侵入肉洞裡的感覺。想到這裡,一件薄薄的三角褲變成多餘,抬起雙腳,從腳跟拉出三角褲,往下看,兩個隆起的乳房起伏著。把兩個枕頭置在一起,在上面再放有彈性的坐墊,上半身大概有四十度的傾斜,乳房下面的小腹部有一小撮的恥毛。雙手抓著雙乳揉,用手掌輕撫著乳頭,這時生出一陣麻痺般的快感。由梨子的手實現了丈夫愛撫的方法,把自己的手幻想著丈夫的手,所以快感也更強,很舒服的感覺。

「老公……做,再做……」向幻影說話,不知從何處也聽到了丈夫的聲音:「很舒服的樣子,由梨子。」

「是,真舒服……」

「只有這裡就好了嗎?」

「不,下面也要!」

「女人要求越多,男人越高興。」由梨子聽見丈夫這樣說。

「下面也要……快點!……」

好像信一郎就在旁邊似的,由梨子在自言自語。左手放在乳房,右手伸到下面,立刻撫揉充血的肉芽,好像小孩吃餅,把最好吃留到最後。同時,自己很快就嚐到快感,回憶著和丈夫交合,慢慢浸在悅樂的世界裡,撫摸著微捲的恥毛。

「啊!……」只有這樣,她就忍不住馬上進行自慰動作。自己本身渴望像迫切需求,快感隨著更增加,由梨子和信一郎這半年的夫婦生活領略過。

初婚時,丈夫沒有給由梨子充份的準備,忽忙結合,等她適應時,自己已經早早放了出來。那種無味的性交,由梨子再婚後,被信一郎徹底的矯正過來,咬著慢慢細嚼,從頭開始。被教過的由梨子,短時間就嚐到女人的歡樂,大概是進入女人的旺盛期的影響。

由梨子等不及夜的來臨,雖然不能像年輕夫婦那樣每晚性交,但是信一郎一定抱著愛撫她。由梨子初生以來,嚐到夫婦生活的幸福與快樂,說害臊的話。

早上她送走信一郎和明信,下腹部從前晚就開始癢癢,自慰變成她每天的課程,回復和前夫完全想不出變化的生活。疼她又有前途的丈夫,像成績又好又有理性的孩子圍繞著她,由梨子現在是最幸福的人。所以這半年的離別,由梨子認為是神賜給她的一種磨煉,想到半年後的肉體歡樂,就好像被吞入快感的浪潮。

「老公!快做……」

成人小說認為由梨子終於用指頭掃著充血的肉芽,輕輕的觸摸,腦裡一陣麻痺,下腹部的黏膜雀躍,自然的秘唇翻開的感覺,「啊!這裡插入粗大的肉棒多好……」這次用指甲搔著黏膜邊,像接通強烈電流似的顫抖腰肉,腔內噴出淫水。

「陰戶,真舒服……」

小聲自言的由梨子,沒人在也紅著臉,在人前決不聽女性器官的俗稱,無意中在耳邊聽到丈夫耳語時的害羞和奇妙的亢奮,又被強制說出口時,那解放般的爽快感是無法形容的,由梨子不斷說著,完全沉醉其中。

有潛在魔力的那種話,這次說得很清楚,女陰收縮著,全身起了痙攣,二隻手指已不能滿足,用全部的手指,中指磨擦裂溝的陰道口,食指和無名指磨擦陰唇,大拇指壓迫勃起的豆粒大的陰蒂。手指到手掌都被淫水濡濕,像溶化般滑溜溜的感覺,緩和了刺激。

「啊!爽……真爽,老公……」

不但動手,真的性交般移動著腰,刺激更強,用手掌覆蓋著陰部慢慢地上下撫摸,中指差點滑入洞裡,忍耐著只擦充血表面的黏膜。有時發出像貓吃奶聲,如今那聲音更增加了快感。

「真舒服……」由梨子的聲音高起來,自己的「好狀況」真想讓丈夫看看。

挑撥時,丈夫像小孩般的模樣真想看,忍不住將中指插入肉洞,發出不能聽的聲音。整個中指沒入肉洞裡,夾著指腹的肉,很明顯地可以感覺出來好像一層層要翻過來似的。由梨子有力地磨擦,感情傾向加虐性方向,儘量用拇指厚厚的肉用力壓迫陰蒂,痛!但是產生比痛更敏銳的快感。

「真舒服……」

挺起腰,插入中指的肉洞凸出扭曲,手的動作更快速了。丈夫常會在這時候振動著手,由梨子也模仿丈夫的動作,雖然沒有丈夫的快速,但是連續振動著柔肉,由梨子仍沉浸在快感中。快達到高潮,要得到已經很容易,由梨子尚迷惑,想拖延時間保持「好狀況」,對自己的貪婪嚇呆而苦笑。

手腕酸痛,便停止振動的方法,磨擦黏膜,繼續不停,「快要丟了……」不覺中吐出哀怨聲忍著。由梨子轉向化妝台,三面鏡裡映出自己的容態,要上床之前先把中間的鏡子稍為調整向下方,所以全身都照出來。雪白的裸身中央點綴著恥毛,有點像少女未成熟的感覺。拉開陰唇,紅紅肉片因濕潤而發光,丈夫的硬大肉棒,常通過狹窄的肉孔插進來。

先用食指插入,很快就進去,再加上中指也隨著插進去。抽送時,筋肉也呼應著收縮,因流出白漿,所以抽送時不會很困難;再加上無名指,腔口大大的擴張,筋肉霎時扭曲;不久第三隻手指也進去,壓到根部密蓋在腔口,在洞裡的手指搔動著,根部的肉強有力地壓著陰蒂,內外的快感倍增。

「啊!啊啊!……好舒服!」

挺著腰劃著圓圈,淫水通過屁股的裂溝流到肛門,滴落在床單。由梨子感到自己在做污穢的事,但是越污穢,貫穿體內的快感便越強。最後,第四隻的小指也跟進,四隻手指合著摳挖,磨擦肉壁,有時手指也會碰到G點的地方。

「嘻……」

這時,由梨子美貌的臉容扭曲,唇裡發出像怪鳥般的叫聲。由梨子磨擦、搔著、按著,映在三面鏡裡的姿勢,用熱嫩潤濕的眼睛看著。

突然,由梨子的腦海裡有一種破滅的想法交錯,不猶豫的反轉過來,像狗般四肢爬著。由梨子更覺昂奮,雙臀的裂溝向著鏡子,前後的裂痕映在眼裡,點綴在裂痕邊的恥毛,看起來更淫糜。

插入的四隻手指往小腹方向拉,縱裂的溝大大地向外擴闊,那異樣的陰戶形狀令由梨子非常興奮,好像是被丈夫做的。在那裡有另一個自己的臉似的張開笑口,把腔口拉大,黏膜哀叫著,恥毛垂下,捲在手指上,白漿經四隻手指流到手腕。把兩腳稍微擺平,淫口開得更大,雖然很痛,但是很舒服,由梨子陷在矛盾中。

搔擾裡面的動作,就快達到高潮,儘量忍住,又仰臥著把雙腿併攏的高高抬起來。四隻手指夾在秘穴裡,大腿根的後方露出凸出的陰唇,用手指插入。

「老公……來了!快來了!……啊!丟了!我要丟了!啊啊……」

四肢微微的顫抖,由梨子不能持久地抬高雙腿,像投出般的放下雙腿,吐出一陣陣淫液。由梨子到最後已沒有力氣從肉洞抽出手指,指縫溢出大量的媚液。

在腦海裡浮現著丈夫的肉棒,啊,真想要像那樣的夜,每天都要過,想起來就有忍不住的感受,本想忘掉,但又開始玩起自己的身體。

第二章 衝擊夜

是否在做夢?並不是夢,庭院的蟲鳴聲,像是要告訴秋天的來臨似的,由梨子愛好香的味道。深夜一點鐘,枕邊的台燈照出屋內的模樣完全不變,只有在由梨子的眼裡,唯一不像現實的恐怖的東西逼在眼前。裸露男人的陽具,有力又挺起,好像要吞進由梨子的所有感情。

那陽具的主人是前人的兒子明彥,這更使由梨子離開了現實世界,『要趕快設法!』心想,但身體卻像中邪似的不聽使喚,只有動著嘴,發不出聲來,顫抖著希望這是一場夢。

「媽媽……不要驚怕!」

成人小說發現聽到明信毫不慌張的聲音,反而覺得更不是滋味。平常緘默而且善解人意的明信,由梨子和信一郎結婚以後,對他並沒有惡意,從來沒有犯錯的明信,那奇妙的舉動讓由梨子更不能接受這是事實。

明信誇耀著挺起的肉棒,一步步靠近來,好像在看電影裡的慢動作。由梨子在床上蜷縮著身體,輕輕將羽毛被拉到胸部,只有恐怖的顫抖。無做作把手放在棉被上的明信,當然拉掉了被,由梨子完在處於在虛脫狀態。

「媽媽……你是不是很寂寞?」明信停頓一會,浮出笑臉說:「你一個人在自慰,我全看到了。」

由梨子不能理解明信說的話,浮出不可解的表情。

「這樣啦,做這種事對不對?」

明信雖是少年,但已有成熟的肉棒,用手握著開始磨擦起來,那動作,喚起了由梨子十幾年前高中時代的回憶。

在通學中的路上,前方來了一個穿風衣的中年男子,突然站在她的面前,翻開風衣。當時,由梨子看到的是男人勃起的陽具,由梨子呆然的站立,而那男人傻笑著在磨擦他的陽具,那噁心的記憶,嘔吐般的感覺,同時都復現出來。

「媽媽,昨晚爸爸不在,你便在床上自慰,我全看到了。」

臉轉過的方向,由梨子也跟著看,窗戶的上方有二十公分方形的通風孔。那裡,如果從外面是看不到裡面的,因為釘著橫木。

「有木框,所以整個可以取掉,這樣探頭,整個房間和床上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你這孩子……」由梨子心想,如照他所說的,那與丈夫交歡時,一定也被他看過了。

她現在看到的明信是另一個人,溫順、看起來有氣質的少年的反面,潛在著嚇人的惡魔。在眼前挺起的肉棒猛搖著,不像是一個十七歲少年的肉棒,並不輸丈夫勃起的肉棒,又好像要衝刺自己下體。

成人小說看到明信邊揉著肉棒,邊伏到由梨子身上,由梨子被壓倒,感到有些恐怖。

「媽媽,把這舔舔好嗎?像舔爸爸的那樣,然後把這個插入媽媽的那個地方做答禮。」

由梨子想起身,但是腰部像脫臼般,一點力氣都沒有。明信把手放在她的內衣上,而由梨子無意識地拂開他的手,引起明信的憤怒,不會控制輕重的明信,往由梨子的臉頰打過去,這時,由梨子感到吃驚、恐怖和生氣。

「幹什麼!」那是開端似的說話了:「我要告訴你爸爸,你這樣做,實在太可惡了。」

「啊!你敢嗎?我想是不可能的事。」

「我現在馬上就打電話告訴他。出去!趕快出去!」

「終於開口啦,要不然只抱著人偶,一點氣氛都沒有。」

「誰要讓你抱!」

由梨子終於把母親的威嚴放一邊,抓著枕頭,投向明信,正中肉棒。但是,好像硬球碰到棒而彈了回來,肉棒振動著恢復原狀,怒視著由梨子。明信微笑看著,由梨子即刻衝向門,把門打開,跳出走廊。內衣的裙捲在腳上,用雙手拉起跑到門口,但頭髮被夾著,頭皮像剝掉般的劇痛。

「嘻……」

哀叫的由梨子,有點猶豫起來,會不會傳到鄰居?那不是家醜外揚!丈夫出國前兩再三交待請她照顧明信,由梨子猶豫著不知如何是好。這時,由梨子便靜下來,而明信也不再使用暴力,由梨子四十八公斤的體重被明信抱起,往他們的寢房走去。

「求求你,這種事絕對不可以的,你明白嗎?」由梨子流淚著哀求:「人世間最可怕的事你也想做,絕不可以,我們應該溝通一下。」

「說的也是……」明信同意她所說的話。

成人小說發現這時,由梨子趁此機會訓誡明信一番,說道:「還好……魔鬼附身啦!明信你本來就是個乖巧的孩子,我能遇到一個好爸爸、好兒子,真是幸福。為了你們二人,叫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所以請你乖乖聽話,快把那東西收起來。」由梨子看著眼前的肉棒說話。

「但是……媽媽……」明信的話,和平常撒嬌似的男孩子的聲音一樣。

「什麼事?」

「已經變成這樣子,求媽媽用手做好嗎?我已忍不住了,求求你。」

明信所說的話,像一個率直的少年說的。這時,由梨子有點心疼,「這到底是什麼?」由梨子自問自答,並不是不理解年輕少年的煩惱,但是也不能馬上想辦法替他解決。

「拜託啦!我很痛苦!」

明信哀求般握著勃起的肉棒,由梨子以為他要在眼前表演而慌亂起來。

「媽媽……」

勃起的肉棒在振動著,由梨子看到了,全身燒熱起。肉棒前端的透明甘露,像煽起她的氣氛般,絲一般的垂下來,心情動搖著,不止這樣,女人最羞恥的部份,好像無視由梨子的意志,煞時妖般蠢動。

「不行……」雖然這樣想,身體的一部份已經起了反應,子宮裡有陣熱熱的東西,像溶化似的流出陰道口。

「媽媽……媽媽……」明信搖晃著靠近來,反彈似的由梨子便伸著手。火辣辣,這麼硬,在手掌裡的肉棒充滿生命力而躍動。

「做……磨擦……」明信忍不住地搖動著腰,少年的呻吟,好像快接近了:「要出來了!又再次出來了……」

「媽媽不太會……」好像辯解般說著,一邊磨擦表皮,那感觸雖是短暫的,但麻痺著由梨子的感覺。前人子的舒服模樣和喘息般的聲音,響徹了由梨子的鼓膜。

「這樣做好嗎?」心想,不要被認為是內行人,所以故意不必問,也為自己辯護而問。

「很好啊!啊……媽媽……很高手!」

甘露的分泌物也多了起來,由梨子的視線盯在肉棒的前端:『不知是什麼味道?』由梨子感覺自己越體貼,角度和硬度、長度和大小,所有部份好像都在增加。

「常常做這種事嗎?」用顫動的聲音問。

「可是……忍不住嘛!」

由梨子的腦海裡浮現出孤獨的少年容姿,由梨子本身亢奮著,自己害臊的行為,在眼前的少年已經知道,想到這裡,更亢奮的感覺使由梨子陷入混亂中。

「啊!媽媽……」

「怎麼了?」

「啊啊……啊啊啊……」

看見明信迫切的神情,由梨子知道他快要射出來。

「要出來了,是不是?」

「媽媽,好舒服喲!」

由梨子看看四週,枕邊的抽屜有衛生紙,但是並不想開,丈夫有時使用的玩意有好幾個在裡面,那個秘密不想讓兒子看到。在眼前的肉棒如果是丈夫的,會不躊躇含在口裡,接受那熱熱的精液;但是對方是兒子,尤其是繼母和前人子的關係。

亂倫——從古使用的語言掠過腦海。

『怎麼辦?』正在想,白濁的精液在由梨子的眼前噴射出來,剎那間,不管是臉、頭髮,都被白濁的精液污染。說不出的味道麻痺著由梨子的腦髓,以「來不及躲避」作理由甘願接受明信的精液。

明信屈起膝蓋像崩潰似的坐下,倒在由梨子的旁邊。由梨子看著噴出後半勃起的年輕肉棒,驚訝從那裡會噴出那樣多的男人精液,真是不可思議!急促起伏著的明信的下腹部,並不像丈夫有那樣厚的脂肪,好像一個新鮮的肉體橫臥在那裡,滿足般閉著眼,吐著急促呼吸的明信,由梨子覺得不可愛。

打開抽屜取出衛生紙,擦乾淨週圍的污物。經過一分鐘,由梨子吃驚的張大嘴,原來是明信的肉棒,比剛才更有力的抬起了頭。

「啊……啊……」輕輕目眩的由梨子,不巧倒在明信的身上,而且離臉只有十公分的地方,肉棒威猛地誇示它的存在。到底儲存多少了?還流著精液。

「媽媽……」明信又撒嬌似的叫著。

由梨子慌忙起身來調整體態,「什麼事?」她儘量避免看到肉棒。

「舔舔好嗎?」

由梨子還不知道明信的用意,「什麼事?」她再問一次。

「舔舔這個東西。」明信很明確的告訴她。他用手握住肉棒,套動著表皮:「拜託,舔舔吧!」

「……」

她想回答當中,明信已伸手到由梨子的後腦壓往肉棒。

「不可以,已經完了!」

但是明信的力量很強,肉棒碰到面頰,滑下去。

「不要!不行!」

「說什麼?現在才開始。」突然,明信用像大人的口吻說話,站起來推倒由梨子,跨在胸部,雙手像喊萬歲般的被壓住,巧妙地剝奪了由梨子的自由。

成人小說發現明信採用前傾姿勢,把肉棒的前端壓在唇邊,由梨子拼命轉著臉,但是粗硬的東西執著地追趕。

「媽媽,不舔的話,要把它插入你陰戶裡。」

明信的衝擊說話,使由梨子的思考力完全吹散,腰骨附近有一陣的痛,腔內燃燒起來。濡濕了,由梨子股間的羞恥狀態,不得不承認。

微張著唇,生臭的硬體潛進來,二、三次的搖頭,但是,他的肉棒直潛入裡面來。

「快舔吧!」再不是撒嬌聲,而是命令的語調。

梨子本能地動著舌,『我是輸了的狗,只有這樣,沒……辦法。』有了這種想法,攪動舌頭就不覺是件苦差事。

「媽媽……那種調調……」

這次被明信催促著,由梨子的舌更滑著動起來。

「媽媽,高興地舔……好像給爸爸做的那樣。」

是屈辱,但是躲不掉,被壓的身體只有順從而已。

顫動的感觸傳到舌頭和唇,當初很噁心,如今並不感覺是痛苦的事,『我再次陷身了……』她自己在心裡告訴自己。

「陰袋也舔吧!」

明信抽出肉棒,硬直著在眼前跳動,由梨子的唾液和肉棒前端吐出的甘露飛散四週。強制著把陰袋的一部份壓在口裡,皺紋的袋內兩球移動,附近的短毛反而有奇妙的刺激。肉棒尖端流出的露汁經內側傳到陰袋濡濕了由梨子的肩,味道越來越強。

「啊……啊……啊……」少年的呻吟,好像接近了:「要出來了!又再次出來了……」

『機會來了!』由梨子心裡這樣想:『無論怎樣年輕,已射出兩次,一定滿足……』這麼想著,梨子拼命吸吮著陰袋、舔著握著眼前的肉棒,很熱!

「啊……啊……」明信的腰很舒服地躍動著。

如有喜歡我們金合發娛樂城的貼文請持續關注我們其他百家樂和玩運彩娛樂城.財神娛樂城 及現在網路最熱門的老虎機遊戲